古代坐具的风雅流变

中国本没有椅子。东汉之前,人们多是席地而坐。东汉之后,随着北方游牧民族的南下,以椅子为代表的高坐具逐渐出现。中华文明有着海纳百川的胸怀,也有着万变不离其宗的自信。从席地而坐到椅子的出现,坐具与世相皆难免变迁,但不变的是中华文明的那种朴素之道和“上古天真”,是一种人情的温暖,是中国文化中真正的“坐”与“倚”。...

康定斯基谈艺录

每一个文明时期也这样创造着其独特的不可能重复的艺术。试图复活过去的艺术原则至多只能导致类似死婴一样的艺术作品产生。我们不可能像古希腊人一样去感觉,用他们的内在生命去生活。所以,举例说来,力图采用希腊的雕刻原则创作出的只能是与希腊雷同的形式,而作品本身则永远是毫无生气的。...

田园松菊,归去来兮——中国古代绘画史中的陶渊明

陶渊明,又名潜,字元亮,世称靖节先生,浔阳柴桑(今江西九江)人,东晋末至南朝宋初期伟大的诗人、辞赋家。曾任江州祭酒、建威参军等职,最末一次出仕为彭泽县令,八十多天便弃职而去,从此归隐田园。他是一位重要的田园诗人,亦堪称古今隐逸诗人之宗。陶渊明作为中国古代一个重要的文化象征符号,是中国古代绘画与书法的重要表现题材之一。...

孟禄丁访谈录

我觉得艺术根本不用太多的形式,越简单越好。就跟踢足球一样,足球就是因为规则简单,没有那么多花样、形式,能用简单的比赛模式,释放出精彩丰富的竞技状态,体现出人的生命和精神的能量及境界。...

重归诗意的栖居——杨参军访谈录

只要一拿起笔,一在那个境遇之中,我就把这一切全忘了。我每一天都在兴奋创作,完成后看上几分钟,就把它抛在脑后了。但是这几分钟的时间可是我人生最大的欢乐,之后我又开始寻找另一块洁白的画布,就是这样无限地循环,我的人生就在这样的循环中度过了。不画画的时候我就读书,古今中外的好书都读,这能让我不断有新的感悟。我觉得我的能力有限、才情有限,但是我能用我自己个人微薄的力量在视觉的感受中画出几张满意的作品,我觉得人生足矣。...

山水赋 从王羲之到陶渊明:魏晋山林志——中国古代山水文艺观的筑基

当行路者在他者发现的道路迷失,无力体察山林微妙的声息,这道路已成迷途。只有当花朵的开放与飘落皆化为心灵的舞蹈,草木的芬芳、雨丝的洗礼,皆成为心灵的抚慰。家园的气息、道路才会重新敞开其内在的幽闭,重归诗意的生发机制。...

官方微博
官方微信